跨境运输成本上涨30%!卖家被难住了?

时间:

2022-04-12

国内多地疫情卷土重来,涉疫地区加强防疫监管,临时封路已经成为常用的手段之一,但是此举可能给物流运输造成不小的影响。由于各地政策不一,外贸企业和跨境卖家短期内在发货时遇到不同的难题。


一位深圳卖家表示,“本来4-5天的空运时效,因为疫情,被硬生生的拖到7-10天的时效,深圳陆运港车无法过港,必须海运过港。”其他卖家近期也被同样的物流情况困扰,“一批货原本3月底就要开船发往国外,今天又被通知13号才能走。”


跨境电商物流


多个高速路口封闭,公路成本上涨30%


国内疫情多点爆发,多省高速路口封闭,外贸企业和跨境卖家的头程物流首当其冲,不仅仅可能会导致错过船期,也会增加相关的物流成本。


目前,华东各地近期纷纷升级防控措施,宣布临时关闭部分高速公路出口及服务区。据不完全统计:杭州、宁波、义乌、绍兴、温州、南京、连云港、宿迁、嘉兴、湖州等城市,先后宣布关闭其部分高速出入口,仅仅江浙地区已关闭的高速出口及服务区就高达193个(其中服务区55个、高速出口138个)。


上海作为长三角重要的货运集散中心,在疫情影响下,也有不少管制措施。黄浦江以西的闵行区、徐汇区、嘉定区、黄浦区等重点区域及毗邻区域,包括除第一批以外的其他区域,所有高速公路收费站临时关闭,过江隧桥暂停通行。


其中,上海集装箱货车司机的状况对卖家的影响可能较为直接。自3月28日浦东全域封控以来,集卡司机们从洋山港返回浦东新区的高东镇后,没有地方泊车,也无法回到公司和社区,只好将车辆停在路边,如今路边停着的集卡车不少于2000辆。高东镇内有大量的堆场和仓库,许多物流公司的总部也在镇内,常规情况下,每天约有10000多车次的集卡途经高东镇域内。


一位外贸行业人士表示,上海港在贸易链条里尤其特别的地位,许多跨国公司的总部在那,影响是全国性的,虽然上海港没有严重拥堵,但是订仓越来越难是真的。


不仅仅是华东地区,河北、山东、山西、河南、辽宁、陕西、安徽等多个省份因疫情防控关闭了部分高速公路的出入口,影响货运物流。即使是一些正常开放的高速公路口,也对货车司机加紧了排查,许多货车司机因行程码带星或是外地车牌而无法下高速。


行业人士透露,疫情封控区、管控区、防范区层层设卡,要绕行势必提高运输成本,再加上近期油价飙升,最近一周运输成本上涨了30%。货车司机下高速还需要查验健康码、行程码,加上排队做核酸,平时走的线路半天即可到达目的地,现在运输时间被大幅延长。


“货物还在港口压着,客户一直在问上海好点了吗。”一位外贸人士说道。


跨境电商物流成本


陆改水、陆改铁,减缓货运压力


业内人士称,此次国内多地高度路口封闭,对物流方面的影响主要集中在陆上集疏运方面,尤其是集卡运输。


随着各地防疫政策收紧,集卡运输耗费的时间成本越来越高。目前国内多地高速路口封闭,货运车辆可能因此而受阻。同时在公路运输的过程中,还会遇到很多关卡,每个关卡都会有相关人员进行核酸筛检或抗原检测,而1次核酸检测最快也要十几分钟,很容易导致集卡车辆的堵塞。另外,工人进入工厂装卸货物,货源和集卡司机都需要进行核酸检测,这些都可能导致公路运货效率大幅下降。


企业普遍反映,进出口物流、原材料零部件供应链运输受阻,生产经营和外贸订单履约面临很大困难。当下一些地方因疫导致物流运输难的现象,已经引起有关部门的警惕。4月9日,交通运输部官方微信发文称,部分地区对货运车辆采取层层加码、一刀切的通行管控措施,部分高速公路服务区关停,部分公路防疫检测站拥堵,造成货运受阻、物流不畅,部分地区生产生活物资供应受到影响。


为缓解因疫情影响造成的上海港公路运输资源紧缺压力,上港集团推出集装箱“陆改水”服务,覆盖上海港洋山片区、外高桥片区各码头至长江及长三角区域相关港口,包括长江航道、苏南和苏北一些河道运输。 


除了水运,到上海港的集卡运货方式还有铁路运输,“陆改铁”的运货模式,一定程度上可以减缓货物运输的压力。


业内人士说,从目前的情况来看,相较陆运,水运成本更可控,时效也有保障,越来越多企业选择“陆改水”的运输方式,很多长江中上游地区的货物发往武汉和重庆,通过陆改水方式选择在太仓中转到上海。


声明:文中部分素材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还请联系删除。未经允许,禁止以任何形式使用本站内容。